洗涤塔的忧与乐

   日期:2020-05-22     来源:中国水运网    作者:综合整理    浏览:33    评论:0    
核心提示:日前,摩纳哥船东Scorpio Bulkers为减少资本支出,已决定将其13艘船舶的脱硫装置安装计划推迟到2021年。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让高低硫油的价差经历了人们意想不到的变化,打乱了原本的

日前,摩纳哥船东Scorpio Bulkers为减少资本支出,已决定将其13艘船舶的脱硫装置安装计划推迟到2021年。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让高低硫油的价差经历了人们意想不到的变化,打乱了原本的洗涤塔安装计划。当前对于洗涤塔的态度也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有人认为,高低硫油之间的价差大幅下降,安装洗涤塔已经不再具有经济优势;也有人认为价差收窄只是短暂的插曲。短短半年时间,洗涤塔在航运市场经历了“大起大落”,下一步,是否能迎来转机?

疫情暴发前夕 安装洗涤塔的船舶排起长队

针对2020年开始实行的“限硫令”要求,履约方式较多,业内大多采取三种应对方式,即使用低硫燃油、使用LNG作为替代燃料,或者是加装船舶脱硫装置。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前,高低硫油价差价日益扩大。2020年1月,在全球最大的燃料加注港新加坡,0.5%硫含量燃油目前的售价已经超过了700美元/吨,与高硫油之间的差价达到了340美元/吨。

另据克利夫斯证券称,一艘2010年建成的非经济型油轮有望在5个月之内赚回安装洗涤塔时所耗费的320万美元成本,由于在限硫法规生效后仍可使用廉价的高硫油,这类船舶的日收益相比未安装洗涤塔的现代姐妹船高出了11000美元。而一艘经济型设计的VLCC相比未安装洗涤塔的同类型船,每天可以多赚16000美元。同样一艘2010年建成的好望角型船也只需269天就可以收回洗涤塔安装成本。

与低硫燃油和替代燃料相比,具备成本低廉、便于管理和使用,以及收回成本快等特点的船舶废气清洗系统(洗涤塔)成功从“限硫阵营”里脱颖而出,并迅速获得行业青睐,掀起一股洗涤塔安装潮。

疫情暴发之前,目前一些船厂中等待安装洗涤塔的船舶已经排起了长队。克利夫斯证券研究主管Joakim Hannisdahl在疫情发生前也表示:“随着2020年下半年收益出现季节性收缩,船东们可能会很有动力改装洗涤塔。”

全球知名的船用洗涤塔制造商瓦锡兰的一位主管Sigurd Jenssen表示:“洗涤塔是按照订单来生产的,标准交货时间是6个月。”洗涤塔制造完毕后需由船厂来进行安装,目前船厂已经积压了许多未完成的订单。

数据显示,从2018年10月2019年8月的近一年时间里,洗涤塔订单增长了43%,而且这一趋势仍在继续。多家供应商均表示2019年的洗涤塔设备已经售罄,目前预订的洗涤塔安装订单已覆盖至2020年,而且这些订单也并非全都能在2020年到来之前落实。包括刚开始坚决反对脱硫装置方案的航运企业,如马士基等也在转而为自己船队中的部分安装脱硫装置。

2020年1月初,Sigurd Jenssen表示,有大概3000-4000艘船舶已经订购了洗涤塔(包括正在生产中的订单),在全球使用高硫燃油的4万艘重型船舶中约占10%。

高/低硫油差价缩小 热潮或将褪去?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不但给全球经济带来下行压力,在船舶产业,高低硫油价差也直线下滑。数据显示,在新冠疫情的驱动下,石油需求出现暴跌,今年3月和4月两种船用燃油之间的价差已跌至50~60美元/吨,而在今年1月这种价差曾经高达275~300美元/吨。

随着高低硫油之间的价差逐渐缩小,安装洗涤塔的船舶的额外收益也随之下降,洗涤塔投资的回本时间也从最短的4个月飙升至4年。如果是为新船安装洗涤塔,安装成本较低,没有停租时间,但即便如此,还是需要18到26个月的时间才能回收成本。对于小型船舶而言,由于规模经济效应较小,其回本时间可能则会更长。

船舶经纪公司Gibson表示:“以TD3C航线为参考,配备了洗涤塔的VLCC在4月份的平均日收益相比没有安装洗涤塔的油轮仅仅高出了4000美元/天。相比之下,几个月前两种船舶的收益差价则是16000美元/天。”

在4月初举行Capital link国际航运论坛上,中国船舶(香港)航运租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鲍伟东表示,0.5%低硫油和3.5%高硫油之间的价差收窄是船东改变安装脱硫装置想法的主要原因。他指出:“在目前这个价差水平,船东将会非常关注自己的投资回报。”订单交付延期以及成本超支进一步降到了船东对洗涤塔的兴趣,而新冠疫情的升级又使情况更加恶化。另外,疫情造成了劳动力短缺,有些船厂的洗涤塔安装进程已经比原计划延后了至少60天。“越晚交付,船东的投资回报就越少。”

香港华光海运董事长赵式庆先生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鉴于干船坞延误非常严重,据我所知已经有很多洗涤塔安装延期了。”华光海运目前有四艘计划安装洗涤塔的船舶正在建造中,两艘干散货船将在今夏交付,还有两艘VLCC将于明年第二季度交付。赵式庆先生认为,现有的洗涤塔项目将在2020和2021年间不断交付。“至于对洗涤塔的需求还会不会增长,这取决于燃油价差的走向,但是现在看来不大可能。”

此外,Gibson在其最新的周报中表示:“最近几周,多家上市油轮公司宣布推迟安装脱硫塔。DHT将推迟安装5套脱硫塔,理由是市场表现强劲;International Seaways已推迟3个安装计划;Scorpio Tankers将把19套脱硫塔的安装工程推迟至2021年;而Scorpio Bulkers则宣布推迟13套洗涤塔的安装。此前,鉴于当前强劲的油轮市场,一些独立船东取消了原计划于去年第四季度进行的安装工程。”

鲍伟东说,船东们对洗涤塔的需求正在快速消失,这意味着去年出现的洗涤塔安装热潮正在消退。“我认为进入2020年后,洗涤塔安装和改装的繁荣期很快就要结束了。”

在此论坛召开之前,Alphatanker也在一份咨询报告中预测,受航运公司削减成本以及燃油差价下降的影响,脱硫设备可能会遭遇“一大波订单取消”

Gibson指出:“最近几周,多家上市油轮公司宣布了推迟洗涤器安装的决定。DHT Holdings在发布第一季度财务业绩时,以强劲的市场条件为由推迟了五台洗涤塔设备的安装期限。International Seaways也发布了类似的声明。据普氏能源资讯(Platts)称,该公司已将原定的三项安装洗涤塔计划延后至2021年的干船坞时段。Scorpio Tankers油轮公司也表示将把19艘船舶的洗涤塔改装项目至少推迟到2021年进行,Scorpio Bulkers则宣布决定推迟十三台洗涤器设备的安装。在上述情况发生之前,已有几家独立船东取消了原计划在去年第四季度安装的洗涤塔订单,这些船东放弃了洗涤塔,选择把握当时强劲的油轮市场优势。”

据该船舶经济公司称:“有这么多不利的市场条件,船东对洗涤塔安装订单的兴趣大大降低也就不足为奇了。近期瓦锡兰宣布新的船舶业务订单出现了下滑,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缺乏洗涤塔投资。某航运机构也证实了类似的趋势,该机构也报告称在今年的前三个月中洗涤塔订单有所减少。”

洗涤塔的需求衰落只是暂时?

对于洗涤塔的走向,也有人认为此次价差收窄而造成的安装低潮只是短暂的插曲

一位船舶租赁高管还是为洗涤塔投资者提供了一些乐观的理由:目前高低硫油价差缩小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石油价格过低,以及航运需求下降导致了燃油消费降低。他指出:“我认为洗涤塔需求的衰落只是暂时的。等新冠疫情得到控制后,石油价格终会上涨,航运活动也将恢复如常。”他还补充说,现在许多新造船都配备了洗涤塔就绪的设计,这意味着未来为它们改装洗涤塔会非常简单。

“面对这样的市场现状,安装需求出现大幅滑坡不足为奇,未来情况也可能会再次发生变化。一旦全球经济复苏,油价有望反弹,而OPEC+也可能会继续通过限产支撑油价,石油公司大幅削减资本支出也有助油价上涨。再往下分析,目前我们看到石油公司的资本支出大幅减少,这可能会强化对石油价格的上行压力。考虑到这一点,市场上对废气清洁技术的投资可能会重新提上议程。目前油轮船东们的首选策略倾向于推迟洗涤塔安装而不是彻底取消订单,对未来几年石油价格升高的预期也许就是这样做的其中一个原因。”Gibson总结道。

欧洲著名船级社DNVGL也表示,尽管时下高硫油HSFO和0.50%低硫油VLSFO之间的价差已大大缩小并且比许多人预期的要快,但一些利益相关者预计和希望,洗涤塔的新订单将会再次加速,因为特别是大型船对洗涤塔的投资回报仍应具有吸引力。当然,今后洗涤塔是否会被证明是比今天更多船东合规性格选择更多还有待观察,同时未来的法规也会影响洗涤塔市场。

清洁航运联盟2020执行董事Ian Adams表示,有关燃油价格收窄的媒体报道不应阻止广泛采用船用废气清洁系统洗涤塔(EGCS),因为该技术仍然是满足MARPOL附则VI要求的最佳,最有效的手段。洗涤塔EGCS的使用也避免了围绕低硫油VLSFO的质量和可用性的不确定性。另外,洗涤塔EGCS的现有用户和新用户都首先投资了该技术,以减少硫排放对人体健康的影响。的确,联盟成员报告说,他们的装置将硫排放降低至小于0.10%,远低于强制性的0.50%,那么他们的投资不仅是明智的,而且是成功的。

(综合整理自中国远洋海运e刊、中国船检、国际船舶网、中国水运网、国际船舶海工网、新技术时代)

 
打赏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且仅代表原作者观点,转载并不意味着 SoShip 赞同其观点或证明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与准确性,本文所载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直接决策建议。转载仅为学习与交流之目的,如无意中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搜船网联系与处理。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